莱加内斯属于马德里吗

?
您好 ,歡迎您來到邯鄲之窗! 
?資訊 視頻 文化 科技 體育 娛樂 旅游 原創 財經 美食 分類 人才招聘 汽車 建材家居 房產 返回首頁
首頁 > 文化 > 近、現代史 >
首頁 >文化 > 近、現代史 >

決戰錦州:錦州一役的決策是如何達成的?

來源:澎湃 編輯:滴溚雨 2016-09-29 16:38:31
分享:


塔山阻擊戰紀念碑

  在解放戰爭中,最關鍵者為錦州一戰。關于錦州之戰,人們了解的情況一般是這樣的:毛澤東要求林彪南下作戰,攻打錦州一帶,封死東北大門,而林彪則主張打長春,拖住東北國民黨軍主力。攻打長春失利后,林彪在毛澤東的督促下,南下攻打錦州,途中聽說蔣介石在葫蘆島增兵,又產生動搖。由于羅榮桓的勸阻,加之毛澤東電令措辭嚴厲,林彪才決心攻打錦州。目前筆者所看到的著述中,幾乎都認為毛澤東攻打錦州的決策是最佳選擇,而且是被事實證明的唯一正確的選擇。不過,錦州雖是通向關內的重要陸上通道,但并不是唯一通道,此外還有海上通道——營口。這就是說,即使錦州失守,沈陽的國民黨軍也有機會從營口經海路撤回關內。

  在遼沈戰役的重大決策上,毛澤東和林彪之間有過三次比較大的分歧。

  分歧一:打長春,還是打錦州?

  1948年2月7日毛澤東給東野的電報中提出:“對我軍戰略意義來說,是以封閉蔣軍在東北加以各個殲滅更為有利。”林彪在2月10日給毛澤東的電報中說:“我們同意與亦以為將敵人堵留在東北各個殲滅,并盡量吸引敵人出關增援,這對東北作戰及對全局皆更有利,今后一切作戰行動當以此為準。”林彪又提出:“只要吉林、長春敵被抓住和未殲滅前,沈陽的敵人是不會退的。”

  這就是說,在“封閉蔣軍在東北加以各個殲滅”這個大的戰略方針上,毛澤東和林彪是一致的,但在如何堵住國民黨軍隊撤離東北這個問題上,林彪與毛澤東有分歧。毛澤東的構想是向南,打義縣至灤縣地帶,切斷北寧路,關閉東北國民黨軍隊的陸上退路;而林彪的想法是,只需要抓住吉林、長春之敵,國民黨軍隊就難下撤離東北的決心。

  東北國民黨軍的布防情況大致是這樣。國民黨軍:國民黨東北“剿總”總司令衛立煌率2個兵團、8個軍、24個師又3個旅,約30萬人防守沈陽及其衛星城市鐵嶺、撫順、本溪、遼陽和新民地區;“剿總”副總司令兼第一兵團司令官鄭洞國,率2個軍、6個師又3個旅,約10萬人防守長春;“剿總”副總司令兼錦州指揮所主任、冀熱遼邊區司令范漢杰率1個兵團、4個軍、14個師,約15萬人防守錦州。

  從東北戰場的實際出發,林彪確有攻打長春的充足理由。在冬季攻勢后,東北解放軍主力大部分位于沈陽、長春間,兩個縱隊位于沈陽、錦州間,一個縱隊位于唐山、昌黎附近。先打長春便于解放軍集中兵力,便于解放區支援,如果國民黨軍隊增援或突圍,在漫長的300公里范圍內,也便于在運動中殲敵。打下長春之后,東野解除了后顧之憂,更便于集中兵力向南作戰。

  1948年4月18日,林彪、羅榮桓、高崗、陳云、李富春、劉亞樓、譚政聯名致電中共中央:“擬于五月中下旬集結九個縱隊攻打長春和阻擊援敵,力求在半月左右時間內打下長春,結束戰斗。目前只有打長春的辦法好,其他意見,如打鐵嶺、撫順、本溪、新民,如打義縣、攻錦州,如向錦州、唐山之線進擊,所遇敵軍甚強,我軍糧彈衣服不濟,困難比較多,故均不適應。”毛澤東在4月22日的回電中表態:“同意你們先打長春的意見”,但又指出:“同意你們先打長春的理由是先打長春比較先打他處要有利一些,不是因為先打他處特別不利,或有不可克服之困難。你們說打沈陽附近之困難,打錦州附近之困難,打錦榆段之困難,以及入關作戰之困難等,有些只是設想中的困難,實際上是不一定有的。”

  可以看出,盡管毛澤東勉強同意了林彪等東北局領導先打長春的意見,但對其強調南下作戰的困難表示了明確的不滿,并且提出了批評。這說明毛澤東這時還是希望東北解放軍南下攻取錦州的。

  在打長春這個問題上,還有這樣一些觀點,如解放軍將領韓先楚在回憶錄中曾寫道:“國民黨之所以沒下決心向關內撤退,長春十萬大軍救不出來是原因之一。如果打掉長春,敵人卸掉了一個棘手的包袱,就可能迅速下決心向關內撤退,借以保持一個完整的戰略集團。”然而,無論蔣介石也好,衛立煌也好,都未把長春作為戰略重點。蔣介石眼睛盯的是錦州,衛立煌看重的則是沈陽。長春失守,對蔣介石和衛立煌戰略決策的影響并不大,事實也證明了這一點。當東野攻打長春的時候,無論長春守軍如何告急,沈陽國民黨軍都未出動救援。衛立煌曾說:“共軍的目的是圍城打援,我們不能上共軍的當。”長春失守與否,似乎也不構成國民黨軍是否向關內撤退的重要影響因素。

  相反,如果解放軍冒很大風險,付出了極大代價拿下了錦州,關閉了東北和關內的陸上大門,沈陽30萬敵軍是不可能等到林彪回頭來打他們,必將從營口經海路撤回關內。長春的鄭洞國集團突破戰斗力不強的東野十二縱的包圍也并非沒有這種可能。當時國民黨第九兵團司令官廖耀湘就提出過趁解放軍南下攻錦之時,搶占營口的計劃。況且,如前所述,如果沈陽守軍下決心撤出東北的話,解放軍是留不住的,甚至范漢杰集團都有機會在錦州合圍之前逃回關內。如此,“封閉蔣軍在東北加以殲滅”的戰略意圖可能無法實現。

  所以,筆者認為林彪在1948年春選擇打長春是諸多方案中更加合理的選擇。

  分歧二:打平津,還是打錦州?

  在東野對長春敵軍實行長久圍困的同時,關內解放軍各部相繼組織了豫東戰役、晉中戰役、襄樊戰役等,共殲敵20余萬人。這些戰役的勝利,重創了國民黨軍隊。迫使蔣介石將調至北寧路不久的國民黨第八、第九兩個軍又調回徐州地區,以加強華東、中原戰場的兵力。全國戰爭發展形勢以及東北敵情的變化促使林彪在7月中旬有了南下作戰的意圖。

  但是林彪南下作戰的目標并未指向錦州。7月22日,林彪、羅榮桓、劉亞樓在給軍委的電報中提出了一個更大膽的和富有想象力的計劃,即建議由華北野戰軍派兵圍攻大同,將傅作義部隊分散到大同方面,東野主力將借機揮師入關,直搗傅作義的大本營北平和天津。從戰略意義上說,這是一次更大規模的關門打狗,如果解放軍占領北平和天津,那么華北和東北兩地的國民黨軍將無處可退。

  而毛澤東7月30日致電東野否決了這一方案,依然主張首先考慮對錦州、唐山作戰。毛澤東等否決林彪作戰的主要理由是衛立煌和范漢杰集團會協力“向西援傅”。但是如果按照毛澤東的方案去打錦州,沈陽的衛立煌集團也有援錦的可能。所以毛澤東的理由并不成立。

  而這時毛澤東對林彪等東北局領導人的態度逐漸強硬了起來。1948年8月12日毛澤東給東北局的電報就這樣說到:“你們對于楊成武部采取這樣輕率的態度,是很不對的。對于北寧線上敵情的判斷,根據最近你們幾次電報看來,亦顯得甚為輕率。”這封電報表明毛澤東已經極為不滿。在這種情況下,林彪等同意了毛澤東的南下攻錦的作戰方案。根據毛澤東9月7日電報的指示,林彪對戰略部署作了調整。除少量部隊繼續奉命向長春方向佯動,造成攻打長春的假象之外,主力部隊從9月10日起,夜行曉伏,有的步行,有的乘火車,開始向錦州錦溪方向運動。

  分歧三:打長春,還是打錦州?

  盡管解放軍的聲東擊西戰術麻痹了衛立煌,但蔣介石還是關注著錦州。9月24日,蔣介石召集衛立煌到南京開會,令衛立煌由沈陽出兵救援錦州。

  蔣介石雖然沒有明令衛立煌放棄長春而增援錦州,但實際上是要衛立煌直接增援錦州,有置長春于不顧的意思,特別是在10月1日解放軍攻克義縣以后,蔣介石感到問題越來越嚴重,便于10月2日飛抵沈陽,部署援錦事宜。蔣介石根據與傅作義、衛立煌商討的結果,組成東、西兩個兵團,企圖南北對進,夾擊進攻錦州的東野主力。

  林彪在10月2日知道此敵情變化之后,立刻致電毛澤東,在電報中,林彪對東野能否堵住國民黨“東進兵團”表示了擔心,并向軍委重新提出回頭打長春的建議。

  林彪的擔心不無道理,正如他所說:“攻擊錦州最重要的保證,是要把錦西方面的敵軍擋住。據報葫蘆島方面又增加了五個師。我們的飯菜只夠請一桌客,現在突然來了兩桌客人,兩錦相距約25公里,萬一堵不住敵人,攻錦部隊就要受到很大威脅。”羅榮桓在分析林彪攻擊錦州的決心一度發生顧慮時說:“因為錦西防御陣地前沿與錦州敵人防守飛機場及女兒河之線相距不過三十里。錦西敵人向我塔山攻擊時并可取得海軍之配合,同時還由于我們正在前進途中,對錦州外圍及其縱深之工事強度還不很清楚。我們攻擊錦州之部署又還未完全就緒,三縱及五師剛攻克義縣還未南下,從長春以南趕調上來之十七師及坦克部隊還落在我們后面等等。”在這種情況下,如果還按照原來之計劃攻打錦州就有違戰場指揮隨機應變的原則了。

  而毛澤東則不顧此敵情變化,于10月3日向林彪等發了措辭極其嚴厲的電報:“(一)你們應利用長春之敵尚未出動、沈陽之敵不敢單獨援錦的目前緊要時機,集中主力迅速打下錦州,對此計劃不應再改。……在五個月前(即四、五月間),長春之敵本來好打,你們不敢打,在兩個月前(即七月間),長春之敵同樣好打,你們又不敢打。現在攻錦部署業已完畢,錦西、灤縣線之第八第九兩軍亦已調走,你們卻又因新五軍從山海關、九十五師從天津調至葫島一項并不很大的敵情變化,又不敢打錦州,又想回去打長春,我們認為這是很不妥當的。”

  在羅榮桓等人的勸說下,林彪同意遵照軍委的指示,攻打錦州的原定計劃不變。至此,遼沈戰役的戰略方針按照毛澤東的意圖完全確立了。

  塔山阻擊戰的成功

  在攻打錦州的同時,林彪最擔心的問題,是怕攻錦部隊受到沈陽和錦西、葫蘆島之敵夾擊而處于被動地位。按照既定部署,四縱、十一縱及熱河兩個獨立師位于打漁山、塔山和紅螺峴一線,阻擊來自錦西方向的“東進兵團”。

  塔山這個在史書上鮮見的地名,卻因遼沈戰役而載入了史冊。整個遼沈戰役成敗的關鍵,都聚焦在這個不知名的村落。塔山其實不是山,它“是北寧路上錦州、錦西間的一個比較大的村子,距錦州三十公里,距錦西十公里。它雖然沒有險要地形,但東面瀕海,西面是白臺山、虹螺峴山,是敵軍由錦西增援錦州的必經孔道”。塔山東靠大海,易受海上軍艦側射火力威脅。中間的塔山村左右有8000米的開闊地帶,基本上無險可守。左邊雖是略有起伏的丘陵地帶,但最高點白臺山也才不過海拔261米。就其地形而言,是一個易攻難守的據點。從1948年10月10日至15日,國共兩軍在這里展開了殊死搏斗。

  擔任主要阻擊任務的四縱在接受任務前,即10月4日,還在興城附近召開全縱第二屆士兵代表大會,動員部隊準備經綏中直逼山海關。接到阻擊命令后,于10月6日晚和7日夜進入指定位置。十一縱則是10月8日才到達錦州城北的長寧山、臺子溝、沙河營一線。這距離國民黨軍10月10日拂曉的進攻時間已經不到兩天了。解放軍打的是阻擊戰,但塔山陸地周圍沒有樹木,所有建筑用的木料、土石等都要從很遠處一點點扛來。由于時間短促,加之沒有經驗,到10月10日戰斗打響之時,解放軍所依托的只不過是一個臨時性的野戰工事。

  國民黨方面先后調至錦西、葫蘆島的部隊有華北的九十二軍(最后只來了二十一師)、六十二軍、獨立九十五師,以及由煙臺調來的三十九軍。再加上原駐錦西的五十四軍和暫編六十二師,一共11個師的兵力。參加塔山戰斗的還有駐北平的國民黨空軍,海軍第三艦隊的三艘軍艦,包括國民黨最大的水面艦艇重慶號。

  這就是說,解放軍是以8個師的兵力在幾乎無險可守的局面下進行阻援,而國民黨方面則是以裝備精良的11個師發動進攻。國民黨軍不僅在兵力上優于共軍,而且火力方面更占有絕對優勢。僅五十四軍第八師和第一九八師就各有一個美式山炮營(擁有76.2毫米山炮12門)、一個美式榴彈炮連(擁有105榴彈炮4門)。就重火器數量而言,國民黨軍一個師幾乎等同于解放軍一個縱隊。此外,國民黨軍還能得到重慶號巡洋艦上152毫米重炮以及空中的火力支持。

  從軍事技術角度來講,國民黨軍完全可以在一天之內突破塔山防線,與錦州的守軍會合。然而,實際戰斗中卻完全是另一幅景象。

  10月10日,塔山戰役打響。由于塔山無險可守,國民黨軍十分輕視解放軍的防衛力量,只用各種美式火炮向塔山轟炸了半個小時就命令步兵向前沖鋒。由于炮火準備不充分,塔山的陣地前仍留有大量地堡和鐵絲網。東野守軍依托這些殘余工事,集中火力,對貿然沖上來的國民黨步兵給予了迎頭痛擊。國民黨軍發起了多次沖鋒,均被擊退。

  當日下午,國民黨戰地督察組組長羅奇帶獨立第九十五師從塘沽海運到達葫蘆島,11日趕到塔山。獨立第九十五師號稱趙子龍師,戰斗力極強,在華北戰場上被稱為是能攻能守的部隊。如果此援軍立即投入戰斗,不給塔山守軍以喘息之機,戰斗的結果是不難想象的。但作為該師的前任師長,羅奇卻堅持讓部隊休息一天,同時熟悉地形和敵情,然后一鼓作氣攻破守軍防線,以使獨立九十五師搶得頭功。結果東野守軍利用這一天時間,修復了陣地前原本已支零破碎的鹿砦、鐵絲網、地堡等障礙物。就在11日這一天,國民黨第六十二軍一一五師四五三團在拂曉前曾以夜襲手段奪取了白臺山山麓二零七高地,但由于沒有后繼部隊增援,不到半個小時就被解放軍猛烈反擊奪回。

  13日拂曉,國民黨軍在數十門重炮和“重慶號”巡洋艦艦炮及空軍火力支援下,以塔山為中心發動鉗型攻勢。獨立第九十五師和第八師分別向塔山和鐵路橋頭堡猛攻,第一五一師和第一五七師向白臺山東南陣地進攻。獨立第九十五師以“敢死隊”為先鋒,以整營整團為波次,向解放軍第二十八團堅守的塔山以東陣地發起了9次波浪式沖擊,軍官帶頭沖在最前面,士兵們端著上了刺刀的步槍,身上掛滿了手榴彈,準備和解放軍貼身近戰。第一撥受挫,第二撥馬上跟上。前邊的人倒下了,后面的就把他們的尸體壘起來,做成活動工事,一步步往前推。一次進攻打散了他們也不退,就在陣地前挖臨時工事,準備下次再來。這股狠勁在當時的國民黨軍隊中是絕無僅有的。但他們面對的是已經修復好了的陣地。解放軍雖遭受了重大傷亡,但依托工事仍然守住了陣地。此日,四縱共傷亡1048人,國民黨東進兵團傷亡1245人。莫文驊后來在回憶錄中寫道:(這一天)“是對塔山存亡有決定意義的驚天動地的一天。”

  14日上午5時30分,國民黨海軍的152毫米大炮及各軍、師炮兵集中火力向塔山解放軍陣地猛轟。而這一天,國民黨重慶號巡洋艦卻退出了戰斗,使國民黨軍的攻擊火力大打折扣。上午6時半左右,國民黨空軍飛機向塔山投下了兩枚五百磅炸彈,由于飛機飛得很高,未臨敵陣便盲目投彈,一枚落在塔山村后高地斜坡,另一枚落到塔山河灘西岸國民黨軍陣地附近,傷亡連長以下數十人,極大地挫傷了國民黨軍的士氣。

  15日,就在塔山阻擊戰進入第6天的時候,錦州被攻克了,這標志著塔山阻擊戰勝利結束,也意味著國民黨軍救援錦州的種種努力宣告失敗。但塔山阻擊戰的成功確有很大的偶然性:如果國民黨軍進攻部署得當,如果獨立第九十五師增援后立即參戰,結果都會完全不同。

  錦州一戰,其實是一場豪賭

  綜觀整個遼沈戰役,筆者感覺這是毛澤東在和蔣介石的一場豪賭,籌碼就是錦州。如果贏了,共產黨將奪取整個東北,進而為占領全國贏得一個大的籌碼。如果輸掉的話,后果將不堪設想。

  毛澤東攻錦戰略的成功是要有兩個條件保證的,一是沈陽蔣軍出城西進援錦,二是解放軍在敵援軍到達錦州之前攻占錦州,這樣便可以回過頭在曠野中殲滅敵援軍主力。二者缺一不可。這種戰略構想的優點在于一旦成功,解放軍將迅速消滅東北國民黨軍主力;缺點在于風險極大,或者說是把戰役計劃建立在敵人的失誤之上。

  針對毛澤東的戰略構想,國民黨軍可以采取兩種策略。積極一點的策略就是蔣介石提出的東西對進以解錦州之圍,如果廖耀湘的西進兵團更積極一點的話,如果東進兵團的將軍們指揮得當的話,國民黨士兵應該能夠輕而易舉地踏過解放軍塔山防線的,蔣介石的設想就能實現。消極一點的策略就是沈陽衛立煌集團趁東北解放軍主力南下的時候接應長春守軍突圍,兩軍會合后一同退往營口,從營口經海路撤往關內。這樣國民黨可以保存40萬人以上的精銳部隊。無論采取哪一種策略,封閉蔣軍在東北加以各個殲滅的戰略方針都難以實現。

  在東北戰場,解放軍已經處于戰略優勢,大可不必冒如此風險而急于求成。如果說林彪是想穩扎穩打,步步為營的話,毛澤東則是下了一著不必要的險棋。


相關新聞
資訊 視頻 文化 科技 體育 娛樂 旅游 原創 財經 美食 分類 人才招聘 汽車 建材家居 房產 返回首頁 視頻

地址:邯鄲市水院北路甲23號 客服熱線:400-707-4888 經營許可證:030030號
邯鄲之窗  www.vthd.net  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復制或鏡像 在線交流
文明辦網文明上網舉報電話:010-82615762 通信管理局ICP證:冀B2-20080045 冀ICP備12015509號-4

莱加内斯属于马德里吗 重庆时时龙虎合开奖结果记录 手机赢钱棋牌游戏 188宝金博下载 赌博电子游戏哪个好赢 北京pk10一天多少期 即时比分 香港五湖四海六网资料 新助赢计划 重庆老时时采彩开奖 MG阿拉德之怒官网 北京pk10精准计划 124不倒翁投注法例子